草莓漫画app

…………

我必须先她一步!

希尔瓦娜斯拼命往前跑着,眼睛死死盯着奥蕾莉亚。姐姐的速度和她不相上下,只是因为她先一步行动,她们之间才会拉开距离。

狂风呼啸,雷霆作响,风暴正在酝酿。天空落下的闪电霹断了一颗扭曲的大树,砸在她们的前方道路中间……

……

吉安娜和希尔瓦娜斯现在正在位于暴风城的风暴要塞会客厅旁的一个小小餐厅会餐。一旁是一条引人注目的长长的画廊,从墙角到天花板上都挂满了精美的油画,这些油画上记录着乌瑞恩家族伟大的过往,同时还存有家族最亲切的挚友们的肖像,比如泰瑞纳斯·米奈希尔国王。

希尔瓦娜斯走进来的时候就被早已准备好的食物吸引了,然后将自己披风挂在墙面的倒钩上,一边整理长发,一边坐到吉安娜身旁。

不过,画廊里并没有这两位声名显著的客人的肖像。

女法师无精打采的拨弄着她面前的美餐,大多数时间里她都是在百无聊赖的转着座前的酒杯,而不是饮用其中的美酒。但即便是她没有食欲的事实写在脸上,管家和仆从们还是整齐的继续送上精致的佳肴。她无比期待着仆从们赶紧送上餐后甜点,但仍然没有,这无疑又会延长她在这场晚宴里的痛苦。

为了打发时间,吉安娜不得不去看希尔瓦娜斯,游侠将军正品尝着一份开胃菜:浓郁蜂蜜的美味馅饼,馅饼里的甜腻味儿几乎要顺着饼皮喷出来了。

“好不容易从那该死的联盟高层会议中解脱,你就不想吃点儿东西?”

女法师闭着眼睛,呢喃道:“我一点也不饿。你想知道会议的内容吗?”

性感唯美风

希尔瓦娜斯摆了摆手,“别影响我的食欲。”她用勺子将嘴唇上的蜜酱处理掉,就算吉安娜不说她也能联想到那些联盟领袖对部落,以及对被遗忘者的态度。

会议发生了什么实在是太好猜了。

“布瑞德先生还好吗?”

女精灵脸色一怔,将食物咽下去后用餐巾擦了擦手,非常正经地说道:“他很好,身体也还算硬朗,只是他可能还不知道纳萨诺斯的事情。”

“部落派出了信使前去联络被遗忘者。国王吃不准纳萨诺斯的态度,所以将他的消息暂时封锁了起来。”

“吃不准他的态度?”希尔瓦娜斯感觉自己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联盟的领袖忘记了是谁派人去猎杀纳萨诺斯,又是谁在抵触世上还有良知的亡灵们。“你没有告诉他被遗忘者帮助过塞拉摩吗?如果瓦里安足够明智的话,他就应该意识到被遗忘者不是敌人,甚至可能成为潜在的盟友。”

几乎是下意识的,吉安娜回忆起了瓦里安、泰兰德、还有先知维伦。她张口想要告诉希尔瓦娜斯他们到底说了什么,可是那些让她心烦意乱的言辞像一根鱼刺,卡在喉咙里。

“不可能成为盟友的,最好的关系就是容忍。”

“倒也不是完全没料到。”

女法师叹气地同时摇着头,‘无奈’两个字已经写到她的脸上。“问题是我没料到,我以为维伦和泰兰德至少会支持我,可当我说出我的想法时……”她自嘲地露出委屈的笑容,“我才意识到自己参加了一场无比尴尬的会议,尴尬程度已远超其他公众场合。我真的……有点不甘心。”

“这可不像是一个外交家的口气,会议会让你第一时间得到自己想要的讯息,不是吗?”

吉安娜看了希尔瓦娜斯一会儿,然后白了一眼,“但愿那些讯息不会让我的神经爆炸。”而且我也没有得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吉安娜没有继续说出心里的话,面对手中的红酒,她终于轻轻的抿了一口。

游侠将军正在品尝她面前的达纳苏斯烤鱼,细嚼慢咽的样子或许是她避免谈话的机智办法。

“我听说还有一份美味的野莓蛋糕来充实我们的甜点时光。”

“感谢皇家厨师们的体贴,准备得真是太周到了。”吉安娜轻声回应着,又喝了一口酒,并暗暗提醒自己不要喝太多,即便这些美酒看起来如此诱人,但她更希望可以立刻结束暴风城的拜访,回到塞拉摩去,她渴望站在施工图纸面前,指挥重建工作的进行。“但我一口都吃不下了。”

又一份兔肉被端了上来,看来瓦里安坚持要做好一个礼貌的东道主,这就意味着无休止的奢华宴会继续招待她们二人。如果特沃什或者蓓恩在这里,至少会让宴会充斥些轻松有趣的话题。但吉安娜和希尔瓦娜斯毫无疑问已经感觉到了彼此之间的每一句话都离不开被遗忘者,离不开纳萨诺斯。

这个名字已然成为女法师心中的石头。虽然会议让她并不愉快,可是罗杰斯一句话是值得留意的:也许他们想着哪天用那些据点上的活人来威胁我们。

塞拉摩就离被遗忘者的领地很近,而且一旦陷入危险,联盟不可能不顾。

希尔瓦娜斯突然发现吉安娜正端坐在椅子上,就像是一尊雕像般纹丝不动,但她的思想似乎正在酝酿着头脑风暴,在对某个领域进行更深层次的思考。

“你怎么了?”

“我在思考你那天晚上对我说过的话。”

女精灵好奇地看着金发女法师。

“你说你很渴求见到纳萨诺斯。但你后来又怀疑他为什么要把塞拉摩传送到达拉然巨坑。”

“我后来又想了想,也许是因为他觉得达拉然巨坑所在的位置绝对安全,又或者是没有更合适地方了。”

“恐怕连你自己也不相信这种可能吧。”吉安娜的话让希尔瓦娜斯有些生气。在她反驳之前,女法师补充道:“你当时语气明显是担忧。”

“担忧?”女精灵笑了笑,“我担忧什么?”

“你害怕他不再是你认识的纳萨诺斯了。你害怕他变了,不是吗?”

“所以你也在怀疑他?”

“别曲解我的意思,希尔瓦娜斯。纳萨诺斯救了塞拉摩,这份恩情我会永远铭记,但是我希望他的初衷是正义的,而不是另一个阴谋的计划。”

希尔瓦娜斯缓缓向吉安娜转过头,极不情愿的承认她说的都对。“那么你呢?你更加偏向那种立场?”

“我希望纳萨诺斯的做法是为了建立被遗忘者和联盟的友谊,是为了让被遗忘者受到认可的情况下作为一个种族存续下去。如果他是这么想的,我会拼尽全力帮助他。”

游侠将军放下了手中的餐具,现在她也没有任何食欲了。“希望如此。”

“普罗德摩尔女士!”

突然,小餐厅的门被粗暴的推开。希尔瓦娜斯立刻警惕地抓住桌面上带着奶油的餐刀。然而冲进来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一位穿着塞拉摩战袍的斥候。他的额头被汗水打湿,低头喘着粗气。

“怎么回事,士兵?”游侠将军出声回应,即便是在休息时她看起来仍然如此冷静而精准。吉安娜和她站在一起,女法师曾想过会有谁来打扰她们的休息时间,但自己的人民并不在那个名单中,可是她的士兵现在的确在这里,看上去精疲力尽,狼狈不堪,像一只落水的大狗。

“紧急情况,与游侠将军有关。”

“我?”女精灵和人类女法师互相看了看。“很显然你有重要的事情汇报,可你忘记了要保密。”

“实在抱歉,女士。但是这件事实在太重要,太过于紧急。”斥候又费劲的喘了口气,吉安娜递给了他一杯水,咕咚咕咚的一饮而尽才继续出言:“我们按照普罗德摩尔女士命令去联系塞拉摩周边的盟友,包括银色黎明和希尔斯布莱德周边的民兵组织,可万万没有想到却接触了敌对阵营的人。”

“小声一些!”希尔瓦娜斯从他手里夺走了瓶子,紧张的斥责道。

传达消息的斥候面露恐慌,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实在抱歉。”

吉安娜对着餐厅大门释放了一个屏蔽法术,安慰斥候道:“没事了,继续说。你们接触到了谁?”

“是亡灵吗?”希尔瓦娜斯追问。看到斥候摇头后她才松了口气。可是很快她又屏住了呼吸。

“是血精灵。”斥候说,“但不是间谍,他自称是来自奎尔萨拉斯的信使。”

“奥蕾莉亚?”

“他人在哪儿?”

“他并没有要求见你们两位,只是送来一件物品,指明送到希尔瓦娜斯女士手中。”说罢,他打开腰上的背包,并将东西从里面拿出来。

那是一件精致的吊坠,浑身翡翠的颜色在灯光下透着亮斑。

“这东西?”希尔瓦娜斯接过后沉下脸,绷紧了嘴唇。

吉安娜在她身后对斥候吩咐道:“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有人问起就说你是来找我回去支持重建工作的。”

斥候点点头,这次他恭敬地退了出去。

“希尔瓦娜斯?”吉安娜轻呼女精灵的名字,而对方的注意力完全被手心的小玩意儿吸引了。直觉告诉吉安娜,那东西对风行者有特别的意义。

“我也有这件饰品。”她说,“只是被我留在了塞拉摩。”

“我看不懂上面的文字,但我猜是奥蕾莉亚女士写的。”

希尔瓦娜斯微微颔首,“我、我姐姐、还有我妹妹……我们都有一件这样的吊坠。”

“原来如此。”吉安娜紧张的喘了口气。“为什么你的姐姐要把她的吊坠送过来?”

“只有两种可能。”女精灵叹气道:“要么她希望我回去,要么她就是想和我见一面。无论是哪种,我都有强烈的感觉,她找我因为纳萨诺斯。”

吉安娜感到现在谈话的内容已经远远超出了她的掌控。希尔瓦娜斯说的只是单方面的猜测,但未必没有可能,如果被她言中的话,女法师只能倾佩风行者姐妹之间的默契了。而且,奥蕾莉亚突然派人送来这个无疑是给她们添麻烦。联盟和部落刚因为塞拉摩而大战一场。这个时候要求敌对亲人之间见面是不合理的。只需要理智的判断和思考,就能看出这样的行为无异于“通敌”,但希尔瓦娜斯好像完全没考虑这点,奥蕾莉亚也是,她难道不担心加尔鲁什察觉吗?

金发女法师没有说出心里话,只是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

“我不会顾及瓦里安怎么想。”希尔瓦娜斯知道吉安娜在担心什么,虽然她们之间有许多相同的理念,但对于后果的考量,她一向不太在意。“既然我姐姐费劲心思让人送来这个,那不妨让我看看她要做什么。”

“你要一个人前往?”吉安娜感觉自己问了个特别傻的问题,希尔瓦娜斯当然会孤身一人,因为塞拉摩和银色盟约中找不到第二个拥有“风行者”这个姓氏的人。

“我想她也会一个人。而见面地点只有一个,就是我们的家。”

“风行者之塔?”

听到这句话里的地点后希尔瓦娜斯陷入了沉默。她又多长时间没有回家了?她原以为自己和那个地方再无瓜葛了。“我会立刻出发,也许奥蕾莉亚已经在那儿等我了。”

“你如果有危险怎么办?”

“这不可能是陷阱,我姐姐知道底线是什么。”

吉安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为风行者此行担忧,“我不同意你的论点。”她说,听起来似耳语轻鸣,“想一想,希尔瓦娜斯,认真的想一想。你姐姐是摄政王,她的一举一动都和她的人民有关。她想知道关于纳萨诺斯的一切,但会坐下来和你好好说话吗?我能想象到的最好情况是她逼问你,逼问你说出你所知道的一切;最坏的结果就是你们刀兵相见。所以不要意气用事,我请求你:不要在联盟与部落即将开战的前夕去冒险。”

“我不会以银色盟约游侠将军,或者塞拉摩高级顾问的身份去见她。”希尔瓦娜斯静静地凝视着手兄的吊坠,“我重拾风行者的身份回去。请相信我,吉安娜。也请相信我姐姐。”

xs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