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免费资源

薄蓝,很好,你真是好得很。

宋离的眼底,掠过一层寒意,“我不准你跟他,深入交往!!”

他这是,真的吃醋了??

心跳的太快,呼吸太快,快到云瑶都忘了去思考,以前她故意接近他,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什么目的。

他,又到底是个怎样危险的人,只满心沉浸在欢喜中,“你……”

他冷硬的截断她的话,“接电话,告诉他,你有喜欢的人了,不会对他有半点兴趣的!!”

“这,不好吧?重点是,我回去没法跟家里面交代啊……”

“那就不要回去了,今晚留在我身边。”宋离抬手,轻轻揉了下她的头,语气软的一塌糊涂,带着安抚和引诱的作用,“听话……”

明明不想答应的,明明不想这样没出息,被三言两语就哄得找不着北,可是,云瑶还是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唉,没出息就没出息吧。

谁叫这个人,是她永远抵抗不了的呢!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接通了电话,“喂?”

电话那端,传来薄蓝担忧的声音,“云小姐,你是不是不舒服,怎么去洗手间还没有回来?”

红唇妹荷塘边的纯美笑颜

云瑶有些愧疚,却不得不冷着声音道,“我已经提前离开了。”

薄蓝愣了一秒,不可思议的问,“为什么?”

云瑶直接了当道,“因为压根不想相亲,薄先生是个聪明人,应该也看出来了,薄先生,看在你人还不错的份上,我不妨实话告诉你。”

“我的心里其实有喜欢的人了,请你回去告诉薄太太,我们两个是互相看不上,也希望我们今后能各过各的,毫不相干,互不打扰,谢谢!!”

薄蓝长这么大,就没别拒绝的这么惨过。

不过男人,天生就是有几分犯贱,有着强烈的征服欲,越是被拒绝,越是来了兴致,“等等!!”

“我想,我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薄先生,还有事吗?”

“云小姐,就算相亲不成,做个朋友……”

“唔……”

宋离皱眉,不满的封住了云瑶的唇。

实在不想听到那王八蛋再和云瑶说上一个字!

一个字都不行!!

餐厅的贵宾卡座上,薄蓝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声音,魔怔了。

自己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司机,怎么会听不出来,刚刚电话里传来的,到底是什么声音?

那些差点被说出来的话,刹那间被他硬生生的给逼了回去,下一秒,听筒里传来了冰冷的忙音。

电话,被彼端给挂断了。

老司机表示,他已经能脑补出一万字的小黄文了!!

靠,他丢掉电话,好不容易遇上个有点意思的,结果名花有主?

老天爷这是在耍着他玩吗??

现在的薄蓝,心里头是要多窝火,有多窝火。

而每次他窝火必干的事,是什么?

自然是要第一时间跟宋离吐槽,用来纾解郁闷的,虽然这件事说出去有点没面子,但面子这东西,值几斤几两?

更何况,他和宋离之间,几时在意过面子?

早就丢地上,摩擦摩擦再摩擦了。

所以他立马又拿起了手机,拨出了宋离的电话,“嘟……嘟……嘟……”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sorry……”

怎么回事,不接电话?

薄蓝再次拨出了宋离的电话号码,这回依然无人接听。

他不肯死心的,反反复复拨了无数次,结果都是一样的,没有任何改变,薄蓝看着熄灭掉的手机屏幕目瞪口呆,“!!!”

靠靠靠!!

什么鬼?宋离居然不接他的电话??他都打电话打到手机没电了,宋离都不接他电话?

以前这种事,可从来没有生过啊,这是有史以来的第一回,要说他没有听见,肯定不可能,毕竟先前他还给他打过电话的说。

可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故意不接他的电话咩?

糟心的事一件接一件的生,哎哟喂,好窝火,好想宰了那王八蛋!!

他抚摸了下气的疼的胸口,从卡座的沙上起身,二话不说便大步往餐厅外走去,找到了自己停的车,坐上了驾驶室,动车子,连接上了手机充电器。

等到一切妥当,他突然现了一件很不对劲的事,云瑶的车,还停在他的旁边!!

之前,要不是自己还没来得及下车,她的车就停了过来,他也不可能看到她后来的举动,这确定就是云瑶的车无疑!!

云瑶不是说自己先走了吗?为什么车还停在这里?

有车开,难

不成还打车走?

这些人的思维,真是一个比一个更难理解!!

听到了那不可描述的声音,薄蓝已经对云瑶没有了什么意思,再加上宋离不接他电话,他现在火气正大着呢,更懒得去想云瑶的事。

于是便直接省略掉了心中的疑惑,开机在微信群里一连艾特了宋离几十遍啊几十遍,直到盛又霆的了三个感叹号,“!!!”

薄蓝仿佛看到了救星,“阿霆,阿离在你那儿吗?我怎么打他电话,一直打不通?”

盛又霆只回了简短的几个字,“出去了。”

宋离出去了?

他不是跟宋离说,不用出来的吗?

怎的他还是出来了?啧,既然出来了,故意不接他电话几个意思啊?

薄蓝的手机在屏幕上飞快的输入文字,“什么时候的事?”

盛又霆言简意赅,“傍晚,五点半。”

薄蓝,“!!!”

五点半??

他退出微信,去看了眼通话记录。

没错啊,宋离七点跟他通话的时候,还说没有出门呢。

这种事绝壁不是自己听错了,他耳朵还没有聋好吗?所以,真相只有一个,宋离骗了他!!

王八蛋,七点钟的时候,就算堵车,他应该也到了才是,可是,到了为什么没有来找他??

薄蓝思来想去一阵后,立刻白了脸,乖乖的,该不是宋离当时已经到了,只是随口跟他开了句玩笑,说没到,结果自己的让他不用来的话,气到他了吧??

所以他一生气不理人了?

宋离特么的,有这么小气?

一生气,连他的连环夺命ca11都不管了?不理他了?

薄蓝的嘴角抽了抽,不不不,他相信宋离不是小气的宋离,虽是这样想的,但薄蓝还是立刻重新点开了微信,给宋离私信,

“宋离,你是不是故意不接我电话的?”

“啊啊啊?你说你是不是的?”

微信里,并没有宋离的回应。

薄蓝气呼呼继续输入,“你还故意不回我微信,你个天杀的王八羔子,你要再敢不回我消息,我活剥了那层王八皮!!”

“还真不回啊?你是不是出去找哪家漂亮姑娘快活去了,所以不管我死活了?嗯嗯嗯??”

“你都不知道,兄弟我今天相亲被对方狂虐了一顿,现在心情有多糟糕,快快回消息,兄弟要来找你吐槽个一天一夜才行!!”

鸦雀无声……

这个小气鬼,自己都说了这么多话,连惨都卖上了,居然还不给个台阶下,搭理搭理的吗??

薄蓝气急之下,一直给宋离弹视频,两秒钟一个,两秒钟一个,效果堪比呼死你!!

半个小时后,“宋爸爸,我叫你一声爸爸行了吗?我错了,我给您老人家认错,您就别再跟我这种智障置气了,成吗?”

“宋爸爸,我真的知道错了,求原谅,求赎罪,求给个亲自磕头认错的机会,跪求跪求跪求!”

深更半夜,宋离围着一条浴巾,坐在床沿边一边抽烟,一边看薄蓝过来的微信的消息,一条条,一段段,占满了整个屏幕。

手机屏幕出幽蓝的光,映出了他沉郁的面色,终于在看到了最后几条,他眼底泛着的冷意,有所收敛,回复了一个省略号,“……”

对方的消息秒回,“卧槽,宋离你丫终于肯回我消息了!!你要再不回,我都以为你出什么事,得打11o报警了!!”

宋离依旧只是回了个省略号,“……”

啧,这态度,真冷淡啊。

一点都不宋离。

薄蓝,“我的祖宗,你还在生气呢,小的错了,小的知错了,您老人家大人不记小人过,好吗?”

宋离深深吸了口烟,直接忽略掉他这段话,而是问道,“怎么还不睡?”

终于肯说话了,“你一直不回我消息,我心里头七上八下的,哪里敢睡啊,您说是不是?”

“你现在在哪里?”

“还能在哪里,我现在是不敢回去啊,只能在你浅湾这边的住处躲一下了。”

“你不是没有钥匙吗?”

“是啊,所以我现在窝在你家门口吹冷风呢,我的宋公子!”

“……”宋离立刻起身,“你等我下,我马上回来。”

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吵醒了床上熟睡的人,云瑶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这么晚了,去哪儿呢?”

“有事,出去一趟,你好好休息。”

说完,没有等云瑶再有说话的机会,他便走出了酒店的房间,带上了房门。

云瑶看着那紧闭的房间,整个人带着一种说不出的

失落,他这样匆忙的离开的样子,像极了三年前。

今天晚上的气温很低,宋离即使穿得不少,可刚踏入地下停车场,就冷得打了个哆嗦。

想着薄蓝就在这样的寒冷中冻了大半夜等他,他就心急如焚的驱车往浅湾里赶去,那里靠着江,风很大,气温比这里更低得多,保不准就会被冻生病。

他皱着眉,将油门踩到了底,不顾一切的一路。

半个小时后,宋离把车开回了浅湾别墅,看到了停靠路灯下熄着火的车,是薄蓝的。

只是没见薄蓝人影。

他连忙用钥匙打开铁门,往里面跑了过去,远远的,便一眼瞧见了门口坐着一个人,他穿的不多,甚至连围巾都没有戴。

此时此刻正埋着头,抱着膝盖在天寒地冻中瑟瑟抖,那可怜的模样特别像是一只被丢在寒冬中,无处归家的流浪猫。

宋离不知道现在心里是什么感觉,只知道难受至极,不由往那抹身影跑了过去,“薄蓝!!”

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薄蓝抬头,“卧槽,宋离你丫的终于回来了?”

本来别墅里有暖气,可奈何他没有钥匙,尽管翻了铁门进来,也只能在大门口蹲着,进不了屋子里取暖。

宋离的脚步停在了他身边,想都没想便摘下了自己的围巾,围到了薄蓝的脖子上,一连裹了几圈,“冷不冷?”

“废话,这是什么天气,怎么可能不冷,我差点没被冻成冰棍!!”不过,宋离的围巾,倒是挺暖和的。

“知道冷,你还在这里干冻着?”听到薄蓝这样说,宋离顿时没控制住自己的脾气,“就不知道在车子里,开着暖气等我吗?”

啧,突然冲他火,难道,还在为今晚的事生气?

他都已经道了歉了,好吗?

不过宋离说的话,倒是提醒到了他,他为什么不在车子等,要在这里吹冷风呢??

呃,貌似是,“我忘了……”

“真是个傻逼!!”

薄蓝刚准备反驳,宋离却提前一秒截断了他,“还嫌不够冷?”

随即推着他,打开了大门,“赶紧滚去冲个热水澡,免得感冒了,我去给你熬碗姜汤!!”

薄蓝顿时什么气都没有了,“唉,你可还算有点良心,不枉我吹了大半宿的冷风等你,不过话说回来了,你今晚去哪儿了?”

宋离没好气道,“要你管!!”

薄蓝,“好吧,我洗澡去了,懒得管你!!”

第二天,午后,宋离匆匆赶回了盛园,在第一时间找到了盛又霆,“阿霆,阿樱那边的事,被她派人出去处理的很干净,现在怎么办,我们根本很难找到证据。”

“无妨!”

盛又霆道不太在意的换上衣服,“何简正在彻底处理当初的秦诗佳的车祸时,被沈逮了个正着,带人围着把人给抓住了。”

“何简?”宋离默念着这两个字,突然想起来了,“那不是阿樱身边最信任的保镖吗?”

虽然平时何简很少在他们面前露面,但这个人,他们却是都知道的。

“没错。”

盛又霆套上了大衣,“他现在被关在密室里,我现在得立刻过去,他嘴里,可是有不少好东西呢。”

“需要我跟你走一趟吗?”

“不,你留下来帮我看着柳柳。”盛又霆拍了拍他的肩膀,“宋离,现在我最信任的人,只有你……”